| 设为首页 | 放入收藏
关键字: 栏  目:
您是第 27938218 位访客
网站首页 无锡法院 新闻中心 法院文化 审判研究 裁判文书 诉讼服务中心 庭审直播
民意沟通中心 阳光执行 媒体聚焦 新闻发布 典型案例 审务公开 青年法官论坛 代表委员联络
  当前位置:媒体聚焦

【断案说法·法官在线】单位犯罪后被注销 是否追究直接责任人刑责?

发布时间:2018-06-08 11:27:26


【案情】

张某是美丽会、本之色两家公司的采购员。20142月至6月间,张某在明知宗某销售的“马爹利”“百龄坛”“轩尼诗”“芝华士”“皇家礼炮”“黑牌”“人头马”等洋酒系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的情况下,仍向美丽会、本之色提议向宗某进货。经单位直接负责人同意后,张某遂向宗某购入各类假冒注册商标的洋酒用于销售,销售所得归单位各自所有。张某按月领取工资,对假酒销售所得并无提成。

案发后,公安机关在美丽会公司仓库内查获张某购入的假冒注册商标的洋酒,货值金额40万余元;在本之色公司仓库内查获其购入的假冒注册商标的洋酒,货值金额10万余元(注:本之色公司被查获的货值金额未达到追究刑事责任的数额)。本之色公司后经市场监督管理部门核准注销。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某系美丽会、本之色公司销售假冒注册商标商品的直接责任人员,其犯罪数额应将美丽会、本之色公司的销售金额累计。本之色公司虽已注销,仍应继续追究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相关责任;在本之色公司内部,张某与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黄某之间系共同犯罪关系,故本之色公司被查获的货值金额仍应计入张某个人的犯罪数额。被告人张某犯罪金额累计50万余元,数额巨大,应以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审判】

关于本之色公司被查获的10万余元货值是否应计入被告人张某犯罪数额的问题:首先,单位犯罪案件中,直接责任人员一方面是单位主体的内部组成要素,其行为体现单位意志,具有“从属性”,另一方面其又是独立自然人,具备个人意志,具有“独立性”,因此对直接责任人员刑事责任的认定应考察涉案行为所体现的主体意志。该案中,被告人张某需经单位同意才可进货,且销售所得归单位所有,其按月领取固定工资,故被告人张某实施的行为体现单位意志、实现单位利益,仅涉及单位犯罪,其个人与单位之间不构成共同犯罪;其次,被告人张某系本之色公司涉及单位犯罪的责任承担主体,即便本之色公司已注销,需继续追究单位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或其他直接责任人员的相关责任,其也仅在本之色公司构成单位犯罪的前提下承担刑事责任,不因单位主体的消灭而从责任承担主体转变为犯罪构成主体。综上,本之色公司被公安机关查获的尚未销售的假酒货值未达到追究该单位刑事责任的标准,不构成单位犯罪,在此情况下,该单位所涉金额10万余元不应计入被告人张某的犯罪数额。

据此,滨湖区法院判决被告人张某犯销售假冒注册商标的商品罪,判处其有期徒刑二年,缓刑三年,并处罚金二十万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张某未提出上诉,公诉机关亦未提出抗诉,一审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该案表面看来是知识产权犯罪数额认定的问题,实质上是追究单位犯罪中直接负责的主管人员和其他直接责任人员刑事责任的法律认定问题。该案审理,一方面从行为人体现的主体意志角度,明确认定被告人张某与单位之间不构成共同犯罪,本之色公司被查获的货值金额不应计入被告人张某的犯罪数额;另一方面,确认了直接责任人员系单位犯罪的刑事责任承担主体而非犯罪主体,其仅在单位构成犯罪的前提下承担刑事责任,单位注销并不改变犯罪性质,本之色公司被查获货值尚未达到犯罪起刑点,在本之色公司不构成单位犯罪的情况下,被告人张某对该部分货值亦不应承担刑事责任。综上,法院对公诉机关认定的被告人张某犯罪数额中本之色公司所涉部分予以扣除。

    (主审法官:杨洋,滨湖区法院知识产权庭)

 

 201867日《江南晚报》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崇宁路50号  邮编:214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