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放入收藏
关键字: 栏  目:
您是第 20426877 位访客
网站首页 无锡法院 新闻中心 法院文化 审判研究 裁判文书 诉讼服务中心 庭审在线 民意沟通中心
阳光执行 媒体聚焦 新闻发布 典型案例 审务公开 青年法官论坛 视频展播 代表委员联络
  当前位置:新闻中心 -> 案件与法

依照约定为他人开车送货,装卸途中被货物砸伤索赔。雇佣关系?运输合同关系?

发布时间:2017-08-30 14:49:45





罗某与某运输公司签订《挂靠合同》,约定:罗某将其所有的货运汽车挂靠在某运输公司从事营运,挂靠期间为201535日至车辆报废时。张某的一批护栏在某制造公司加工好后,其让罗某开车为其运货。2015725日,罗某驾驶自有卡车随张某至某制造公司准备将加工好的护栏装车运走。按照约定,罗某仅负责开车,不负责装卸货物和现场协调指挥,由张某负责现场指挥,某制造公司的人员负责装货。罗某下车后,其在车旁被靠墙堆放的护栏倒下砸伤腿部,当日被送往医院救治,201585日出院。罗某与某制造公司、张某就受伤后的赔偿事宜未能达成一致意见,遂诉至本院。

【审判结果】

某制造公司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三日内赔偿罗某经济损失114138.68元。

【裁判说理】

雇佣关系是指雇工提供自己的劳动力为雇主完成一定行为,雇主根据完成的行为给付相应的劳动报酬的民事法律关系;运输合同是指承运人将旅客或者货物从起运地点运输到约定地点,旅客、托运人或者收货人支付票款或者运输费用的合同。关于罗某与张某之间的关系,应当认定为运输合同关系,理由如下:1、在本案中,张某准备运送已加工好的护栏,其本身并无专用的运输车辆,其之所以选定罗某为其提供服务,最基本的前提是罗某具有运输工具——卡车,可以实施运送行为。罗某本身从事运输工作,具有运输从业人员资质并挂靠在某运输公司名下跑运输业务,罗某与张某、罗某之间亦存在多次合作,张某主要依靠的是罗某的驾驶技术和运输工具,需要的也正是罗某的运送行为而非出卖劳动力的一般性劳务活动。2、庭审中双方确认报酬是根据趟次来结算,张某支付给罗某的费用并非按劳动时间和劳动强度计算的报酬,而是纯粹按物化的劳动成果(车程长短、趟次)来计算报酬。运货车辆的油费等一切费用支出均是罗某自己负担,其只是从张某处取得运输费用。3、雇佣活动中雇主有权对雇员的劳务活动进行监督,受雇人要受雇主指示的约束,双方存在着监督与被监督、管理与被管理的隶属关系,地位不平等色彩较为强烈。运输合同中,托运人追求的结果是货物能够按期安全抵达,承运人按时运送、按地点运送以及安全运送至目的地即完成合同义务,托运人对承运人的运输路径和运输工具的选择并无特殊要求。罗某当天虽然是间接接受了张某的指派去运输货物,但是双方仅约定了运费,张某追求的结果仅是货物能够安全抵达,对罗某本身的运输行为无管理和被管理的隶属关系。综上,罗某与张某之间的地位、罗某取得报酬的方式、罗某提供服务的特点、罗某的职业特性等法律特征均能反映双方之间系运输合同关系,故罗某要求张某承担雇主责任,无事实上的依据。

【法官评析】

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十八条的规定,堆放物倒塌造成他人损害的,堆放人不能证明自己没有过错的,应当承担侵权责任。罗某系因护栏倒塌而受伤,护栏处于某制造公司的厂区内,由某制造公司实际堆放和保管,某制造公司作为护栏的堆放人和管理人,并未举证证明公司对事故的发生不存在过错,应当承担相应侵权责任。张某虽系货主,但其在委托某制造公司加工护栏的同时已将护栏的装卸与保管责任有偿转移给了某制造公司,其虽有现场指挥装卸的协调义务,但事故发生时货物尚未开始装卸,堆放的货物倒塌、滑落与其履行现场监督指挥的义务无关。司机驾驶车辆到达装货地点下车休息乃人之常情,厂区内堆放的护栏系一般货物,并不存在可以预见的特殊危险性,现场亦无标识警告司机不能下车,罗某并不能预见到堆放的护栏有突然倒塌的风险,此种预见也超出了常人所能的范围,某制造公司所称的倒车时或车厢栏板放下时碰到了堆放的护栏系主观推测,并无证据证明,罗某下车的行为也不是导致堆放物倒塌的原因,罗某的下车行为与其受伤之间并无法律上的因果关系。在没有证据证明受害者罗某存在过错的情况下,应由某制造公司承担全部赔偿责任。(新吴区人民法院)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崇宁路50号  邮编:214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