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放入收藏
关键字: 栏  目:
您是第 19596104 位访客
网站首页 无锡法院 新闻中心 法院文化 审判研究 裁判文书 诉讼服务中心 庭审在线 民意沟通中心
阳光执行 媒体聚焦 新闻发布 典型案例 审务公开 青年法官论坛 视频展播 代表委员联络
  当前位置:典型案例

无锡德润轻工机械厂诉无锡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等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行政确认案

   ——因工外出期间因工作原因感染疟疾应认定为工伤

作者:蔡萍 邓敏  发布时间:2013-11-25 15:36:04


关键词 

疟疾   工作原因  工伤认定

 

裁判要点

职工因公赴国外工作期间感染疟疾,系工作原因造成,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应认定为工伤。

 

相关法条

《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

 

案件索引

一审:江苏省无锡市崇安区人民法院(2012)崇行初字第28号(2012年9月10 日)。

二审: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2012)锡行终字第0060号(2012年11月27日)

 

基本案情

无锡德润轻工机械厂诉称:其员工吴君良于2010年9月11日至2010年9月20日被派驻尼日利亚工作,回国后于2010年10月29日在无锡市第二人民医院(以下简称二院)住院治疗,于2010年11月24日转院至无锡市传染病医院(以下简称传染病医院)治疗,于2010年12月2日出院。2011年7月21日吴君良向被告市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被告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决定吴君良在上述时间、地点受到的伤害,认定工伤,并作出了锡人社工伤认(2011)第3500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原告不服向无锡市人民政府提起行政复议,但无锡市人民政府于2012年5月10日以[2012]锡行复第3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予以维持。原告认为上述决定缺乏事实依据与法律依据,理由如下:1、关于疟疾的诊断存在诸多问题,且在工伤认定过程中及复议过程中始终未能给原告一个明确的说法,被告认定吴君良在非洲出差期间患有疟疾无事实依据。吴君良在二院的出院记录上载明“并联系传染病医院会诊后认为不能除外疟疾,在发热时再血涂片找疟原虫可及(恶性疟?),联系传染病医院会诊后同意转院治疗”。显然疟疾需要传染病医院进一步确诊。吴君良在传染病医院的出院记录上清楚的记载院方所做的疟原虫镜检皆为阴性,故在此情况下无法诊断患有疟疾。原告在工伤认定及行政复议过程中多次要求出示相关检验的资料但皆无果,相关行政机关对原告的上述质疑和要求没有任何回应,直接凭错漏百出的上述资料作出决定。2、被告作出的决定无任何法律依据,违背依法行政的基本原则。即便有足够的证据证明吴君良确在出差期间被感染到疟疾,但根据现有的劳动法律、法规,其并不属于《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所规定的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被告将患病与伤害混为一谈,不仅没有任何法律依据,更是明显违背现有法律本意,不仅没有依法行政,更是创造法律、随意扩大权力行政,由此带来的后果是严重的,将导致工伤范围大幅度的扩大,并对现有工伤保险体系带来极大破坏,无疑将极大地加重工伤保险基金的支出和企业的负担。综上,请求法院依法撤销被告作出的锡人社工伤认(2011)第3500号工伤认定决定书。


无锡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辩称:2011年7月21日,吴君良向被告提出工伤认定申请,要求认定其于2010年9月11日受单位派驻在尼日利亚工作期间被感染疟疾为工伤。被告审核材料后,于2011年7月26日受理了该工伤认定申请,并向德润机械厂发出了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该单位于2011年7月29日提交了举证材料。对比各方举证材料,被告经调查核实:德润机械厂职工吴君良,于2010年9月11日,受单位派驻在尼日利亚工作,回国后于9月30日左右出现发热、全身酸痛症状,后经诊治,诊断为疟疾。2011年9月9日,被告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作出锡人社工伤认(2011)第3500号工伤认定决定书,决定吴君良在上述时间、地点受到的伤害,认定为工伤。《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职工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吴君良受单位派驻在尼日利亚工作期间被感染疟疾,是由特定的劳动环境造成的,属于因工作原因造成伤害,该受伤情形符合上述条款规定,因此应当认定为工伤。锡山疾控中心出具的证明确诊吴君良所患疾病为尼日利亚输入性恶性疟,原告对该医学诊断不服,但一无证据推翻该诊断,二无证据证明原告的质疑成立。本案中,吴君良所患恶性疟已被排除在国内感染的可能,而吴君良到尼日利亚是单位的工作安排,而非私人活动,吴君良所患恶性疟是其受单位派驻在尼日利亚工作时受到蚊子的叮咬伤害后感染,与其外出工作有必然联系。综上所述,被告对吴君良认定为工伤的具体行政行为,事实清楚、证据确凿、适用依据正确,程序合法,请求法院依法维持该具体行政行为,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诉讼费由原告承担。


吴君良述称:同意被告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请求驳回原告的诉讼请求。


法院经审理查明:吴君良系德润机械厂职工。2010年9月11日至同月20日期间,吴君良被德润机械厂派至尼日利亚工作。回国后,吴君良出现发热、全身酸痛症状,先后前往社区医院、无锡市锡山人民医院治疗,均未查明病因。2010年10月29日,吴君良至二院住院治疗。2010年11月23日二院检验报告单显示疟原虫找到,并标注有“(恶性疟可能)”的字样。二院出院记录上亦载明:“并联系传染病医院会诊后认为不能除外疟疾,在发热时再血涂片找疟原虫示疟原虫可及(恶性疟?),联系传染病医院会诊后同意转院治疗。”2010年11月24日吴君良转至传染病医院治疗,传染病医院出具的医疗证明书上载明“诊断:恶性疟原虫疟疾”。2010年11月24日、2010年11月27日传染病医院检验报告单显示两次疟原虫镜检均为阴性。2010年12月2日吴君良治愈出院。2011年6月20日,锡山疾控中心出具了关于2010年尼日利亚输入性恶性疟患者吴君良的证明,载明:“区疾控中心复核血片为恶性疟。根据我区无恶性疟本地患者,患者曾于发病前10天在恶性疟流行疫区尼日利亚逗留10日,恶性疟发病潜伏期一般为11-16天,确定患者吴君良为尼日利亚输入性恶性疟。”


2011年7月21日吴君良向市人社局申请工伤认定,并提交了工伤认定申请表、德润机械厂企业登记资料复印件、身份证复印件、劳动关系证明复印件、二院出院记录复印件、护照、锡山疾控中心证明等申请材料。市人社局受理后向德润机械厂发出工伤认定举证通知书。德润机械厂于2011年7月29日向市人社局提交了关于吴君良同志是非工伤的情况报告及其他职工关于吴君良严重违反厂纪厂规情况的证人证言一份,认为吴君良多方治疗未得出疟疾结论,也无确诊的医疗资料。市人社局经调查、审核,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于2011年9月9日作出锡人社工伤认(2011)第3500号工伤认定决定,决定吴君良在上述时间、地点受到的伤害,认定为工伤。德润机械厂不服,于2012年3月1日向无锡市人民政府申请行政复议,无锡市人民政府于2012年5月10日作出[2012]锡行复第33号行政复议决定书,维持市人社局所作的工伤认定决定。德润机械厂仍不服,向本院提起行政诉讼。

 

裁判结果

无锡市崇安区人民法院于2012年9月10日作出(2012)崇行初字第28号行政判决,驳回原告无锡市德润轻工机械厂请求撤销被告无锡市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局作出的锡人社工伤认(2011)第3500号工伤认定决定的诉讼请求。宣判后,无锡市德润轻工机械厂提出上诉。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于2012年11月27日作出(2012)锡行终字第0060号行政裁定,准许无锡市德润轻工机械厂撤回上诉。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认为: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的规定,市人社局具有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工伤保险工作的法定职责。根据《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职工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当认定为工伤。本案中,吴君良向被告提供的二院出院记录、2010年11月23日检验报告单、传染病医院的出院记录、医疗证明书及锡山疾控中心证明等证据形成证据锁链,能够证明吴君良在尼日利亚工作回国后被发现感染输入性恶性疟及其治疗过程。疟疾属于国家规定传染病,吴君良在尼日利亚工作期间感染疟疾,是由特定的劳动环境造成的,属于因工作原因造成伤害,符合上述规定的情形,被告所作出的工伤认定决定并无不当。《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原告德润机械厂提出吴君良所患并非疟疾、其所受伤害不符合《工伤保险条例》有关规定等主张,未提供足够证据予以证明,且理由不能成立,故不予支持。综上,依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执行〈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诉讼法〉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五十六条第(四)项的规定,作出判决。

 

案例注解

本案中存在两个争议焦点,一是吴君良诊断为疟疾的事实认定;二是吴君良所患疟疾是否应认定为工伤的法律适用问题。


一、 关于吴君良诊断为疟疾的事实认定。


从工伤认定到行政复议,再到行政诉讼,德润机械厂对于吴君良被确诊为疟疾始终存在疑问。原因有四:第一,德润机械厂法定代表人与吴君良两人同时赴尼日日利亚工作,回国后仅吴君良一人发病;第二,根据吴君良在二院的出院记录显示,是否为疟疾需要传染病医院进一步确诊;第三,吴君良在传染病医院的出院记录显示,疟原虫镜检为阴性,其中提到二院11月24日的检验报告,但所有材料中均未提供该份检验报告;第四,对于锡山区疾控中心出具的证明形成情况不明确。所以,德润机械厂坚持认为市人社局在工伤认定决定中认定吴君良被诊断为疟疾缺乏事实根据。


《行政诉讼法》第三十二条规定,被告对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负有举证责任,应当提供作出该具体行政行为的证据和所依据的规范性文件。诉讼中,市人社局向法院提交作出工伤认定决定的证据和依据,包括工伤认定程序中吴君良申请工伤认定时提交的材料、德润机械厂举证材料,市人社局调查核实材料和程序方面的证据及依据等。工伤认定决定是依申请作出的具体行政行为。《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八条规定了提出工伤认定申请应当提交的材料,其中一项为医疗诊断证明或者职业病诊断证明书(或者职业病诊断鉴定书)。 本案中,吴君良在申请工伤认定时向市人社局提交了二院的出院记录和锡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的证明。其中,二院的出院记录上载明出院诊断为疟疾,锡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证明中载明经复核血片为恶性疟,确定吴君良为尼日利亚输入性恶性疟。《工伤保险条例》第十九条第二款规定,职工或者其近亲属认为是工伤,用人单位不认为是工伤的,由用人单位承担举证责任。在工伤认定程序中,德润机械厂收到市人社局发出的举证通知后提出了吴君良未确诊为疟疾,并非工伤的意见,但并没有根据上述规定承担相应的举证责任。在此情况下市人社局依据医疗资料认定吴君良诊断为疟疾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在审理过程中,德润机械厂向法院提交了11月23日二院的检验报告单、传染病医院出院记录和证明书以证明确诊吴君良患有恶性疟无任何依据。上述三份证据均未在工伤认定程序中提交,法院在审查中本可以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行政诉讼证据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五十九条规定直接不予采纳,但考虑到案件争议焦点,也为了实质性化解争议,对德润机械厂提交的证据进行了认证,并且在查明事实中一一展示了具体内容:二院的检验报告单位上显示“疟原虫找到(恶性疟可能)”、传染病医院出院记录上载明的出院诊断为恶性疟原虫疟疾、医疗证明书上载明诊断恶性疟原虫疟疾,这些内容均与吴君良在工伤认定程序中提交给市人社局的医疗资料诊断一致。德润机械厂诉称中提及二院11月24日的检验报告实为11月23日的检验报告,是医护人员在记载时产生了笔误。综上,二院、传染病医院、锡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出具的相关医疗资料之间能够形成证据锁链,完整地反映了吴君良发病就诊的全部过程,足以认定吴君良确诊为疟疾的事实。


二、关于吴君良所患疟疾是否应认定为工伤的法律适用问题。


对于职工所患疾病是否认定工伤,《工伤保险条例》对以下两种情形作出了明确规定。第一种情形是职工患职业病的应当认定为工伤;第二种情形是职工在工作时间和工作岗位,突发疾病死亡或者在48小时之内经抢救无效死亡的,视同工伤。疟疾属于一种疾病,因此对照上述规定,吴君良不符合认定工伤或视同工伤的情形。纵观《工伤保险条例》,对于因工外出期间感染疾病如何认定未有明确规定。这也成为本案适用法律上的一个难点。劳动和社会保障部、人事部、财政部、卫生部曾针对突发的非典疫情,以劳社部发电(2003)2号《关于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传染性非典型肺炎工作人员有关待遇问题的通知》作出特别规定,对在传染性非典型肺炎预防和救治工作中,医护及相关工作人员因履行工作职责,感染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或因感染传染性非典型肺炎死亡的,可视同工伤,比照工伤保险的有关规定享受有关待遇。在审理过程中,还查询到天津市曾发生过职工在刚果工作期间感染疟疾认定为工伤的类似案例。受上述规定和案例的启示,本案裁判时着重从以下两方面进行考量。


1、吴君良感染疟疾系因工作原因造成。


在工伤认定中,通常所称的“三工”要素,即工作时间、工作场所、工作原因是《工伤保险条例》规定认定工伤三个重要条件,其中尤其以工作原因为核心。本案中,因吴君良发病前曾到尼日利亚出差,因此首先考虑适用的是《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即职工因工外出期间,由于工作原因受到伤害或者发生事故下落不明的,应当认定为工伤。从条文解读来看,前提必须是职工因工外出期间,其次只有存在两种情况才能够被认定为工伤,即第一种情况是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第二种是因工作原因发生事故下落不明。对于吴君良被诊断为疟疾前曾去尼日利亚工作这一事实,各方当事人均无异议。争议只涉及上述条文规定的第一种情况,在于吴君良是否因工作原因受到伤害。疟疾不是一种常见疾病,而是国家规定的传染病。吴君良回国后发病并被诊断为疟疾,且锡山区疾病预防控制中心经核实确定吴君良所患为尼日利亚输入性恶性疟,而非我国所见普通疟疾。结合吴君良发病前因工作原因出差去过尼日利亚的事实,这种疾病就不再是一般意义上的普通常见疾病,而是由特定的劳动环境造成的伤害,与其工作存在密切关系,应当属于因工作原因造成伤害的情形。


2、《工伤保险条例》对受伤职工的倾斜保护。


《工伤保险条例》的立法宗旨是为了保障因工作遭受事故伤害或者患职业病的职工获得医疗救治和经济补偿,促进工伤预防和职业康复,分散用人单位的工伤风险。因此,在《工伤保险条例》规定不够明确、没有完全吻合的可适用条款时,要从《工伤保险条例》保护受伤职工合法权益的立法本意出发,作出有利于受伤职工的法律解释,既不能僵化执法,也不能任意扩大或缩小对当事人合法权益的保护范围。吴君良因工作原因去尼日利亚被感染了当地特有而我国没有的恶性疟疾,工作环境导致其受到人身伤害,其本人并无过错,不能因为《工伤保险条例》对此无明确规定而将其合法权益排除在保护范围之外,应当认定为工伤,从而使其获得来自社会的经济求助和精神安慰。


综上,被告市人社局适用《工伤保险条例》第十四条第(五)项规定认定吴君良所患疟疾为工伤是正确的。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崇宁路50号  邮编:214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