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放入收藏
关键字: 栏  目:
您是第 27994008 位访客
网站首页 无锡法院 新闻中心 法院文化 审判研究 裁判文书 诉讼服务中心 庭审直播
民意沟通中心 阳光执行 媒体聚焦 新闻发布 典型案例 审务公开 青年法官论坛 代表委员联络
  当前位置:青年法官论坛

浅析诉讼时效与除斥期间

作者:赵冬  发布时间:2013-09-04 14:53:40


【摘要】 《 民法通则》第135条规定:向人民法院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两年,法律另有规定的除外。这是法律对于诉讼时效的明文规定,因此,这种制度在实践中应用明确,被人们所熟知。同时,民法中还有与诉讼时效相类似的除斥期间这一制度的规定。然而,除斥期间并非法典中使用的概念,司法实践中,这种制度及容易与诉讼时效制度相混淆。诉讼时效与除斥期间是两种重要且实用的民法术语,两者又存在诸多联系。但是两者是截然不同的法律制度,在定义,性质,构成要件,价值取向,效力,计算方法以及法律条文的表述等方面有着很大区别。只有从根本上正确的把握这两种制度的联系与区别,才能在法律实务中得以规范运用。

 

关键词时效;请求权;形成权;价值取向;法律条文表述;联系;区别;

 

 

一 、诉讼时效的定义和特点 

 

    (一)  诉讼时效的定义

     诉讼时效属于时效的一种,是时效这一概念的下为概念。民法上的时效,是指一定事实状态持续存在一定时间后即发生一定的法律后果的法律制度。各国法律根据时效的前提和发生的效力,一般把时效区分为取得时效与消灭时效。我国《民法通则》中没有规定取得时效,仅仅规定了诉讼时效。而我国民法中的诉讼时效就相当于别国法律上的消灭时效。

 

依照《民法通则》135条的规定,诉讼时效是指权利人于一定的期间内不行使请求人民法院保护其权利的请求,就丧失请求人民法院保护其民事权利的法律制度。当权利人的权利遭受损害时,权利人就有权请求人民法院保护其权利。然而这并非是无期限的,因此法律明确规定权利人应该在权利遭受损害后在一定期间内向人民法院提出请求,否则,这种请求权即丧失。这种法定期间就是诉讼时效期间。一旦期间届满,权利人不得享有请求人民法院保护其权利。诉讼时效届满权利人丧失了胜诉权,并非实体权利和起诉权。

 

    (二) 诉讼时效的特点

     诉讼时效具有以下几个特点。

1诉讼时效属于消灭时效。诉讼时效因权利人不行使请求法院保护其民事权利的事实达到一定期间而发生该请求权消灭的时效,发生权利消灭的后果。

 

2,因诉讼时效消灭的是实体请求权而非诉权。

 

3,诉讼时效具有强行性和普遍性。除法律另有规定外,诉讼时效适用于各种民事关系。

 

二、除斥期间的定义和特点

 

   (一)除斥期间的定义

     与诉讼时效容易混淆的概念就是除斥期间,两者本质上并不相同。我国也确立了除斥期间制度。除斥期间在我国法律,以及其他国家法律上没有明文明确规定,然而都有此内容的涉及和适用。除斥期间,又称预定期间,是指法律规定的某种权利的预定存续期间。权利人于除斥期间不行使权利的,期间届满,则丧失该种权利。

 

(二)除斥期间的特点

除斥期间有以下几个特点。

1,除斥期间一般是不变期间因任何事由而中止、中断或者延长

 

2,除斥期间是权利存续期间,只有在期间内实体民事权利才真正存在,除斥期间经过后消灭的是权利人享有的实体民事权利本身,如追认权撤销权、解除权等这些形成权

 

3,除斥期间的适用的客体为形成权。这主要是因为形成权将会根据一方当事人自己的意志而使法律关系发生变化后果。法律除斥期间对加以限制,从而在较短时间内消灭该形成权,以便于更好的维护他人以及社会公共利益。

 

4,除斥期间是权利存续期间,这必须是法律所规定的期限,当事人不得随意约定。

 

 

三、诉讼时效与除斥期间的联系

 

    我国民法规定时效制度,即诉讼时效制度,为的是保护权利人行使权利,稳定民事法律关系。但是在实践中并不是所有民事法律关系都适用诉讼时效制度,因此,我国民法立法,以及各国民事立法又规定除斥期间制度,作为对诉讼时效制度的一个补充。

 

诉讼时效与除斥期间有一定的共性。它们两者都是民法上关于时间的规定,对权利人行使权利的进行时间上的限制,两者都是以一定的事实存在和一定期间的经过为条件而发生的法律后果,都起着促使权利人及时行使权利、保护社会法律关系稳定的作用。但是两者在许多方面有着相异性,对两者正确区别才是比较重要的问题。

 

 

四、诉讼时效与除斥期间的区别

 

    诉讼时效与除斥期间的区别主要表现为以下几点:

(一)两者的定义和特点不同。从前面对这一对制度的概念和特点的分析能够比较明显地看出,两者在定义和特点方面不尽相同。

 

(二)两者的性质不同。诉讼时效期间是权利人请求人民法院保护其民事权利的法定期间诉讼时效届满后,权利人丧失的是请求法律保护的请求权,只有在权利受到侵害时才会发生。然而,除斥期间是权利的存续期间,不会因为权利受到侵害而发生,除斥期间届满后权利即消灭。

 

(三)两者的构成要件不同。从两者的概念对比可以看出,诉讼时效必须具备两个构成要件,那就是法定期间的经过和权利人不行使权利的事实状态,而除斥期间只有一个构成要件,那就是法定期间的经过。法定期间的经过是一个具体的时间过程,无论诉讼时效还是除斥期间都有与之相对应的一定的法定期间的经过。在法定期间这一具体的时间过程中,只有当权利人不行使其权利的,才发生丧失请求法律保护其权利的请求权的法律后果。如果权利人在此期间内行使权利,则会引起诉讼时效发生相应变化。然而,权利人在法定期间内行不行使权利对于除斥期间没有丝毫影响。

 

(四)两者的价值取向不同。郑玉波先生指出,“除斥期间与消灭时效之日,虽均在乎早日确定法律关系,而维持社会之秩序,但二者所维持之秩序,其本质恰属相反。申言之,除斥期间所维持之秩序,为继续存在之原秩序,盖因除斥期间经过而消灭之权利,以其行使为原秩序之变更,以其不行使为原秩序之维持;而消灭时效所维持之秩序,乃反于原有秩序之新秩序,盖因消灭时效完成而消灭时效完成而消灭之权利,以其行使为原秩序之维持,以其不行使为新秩序之建立故也”。诉讼时效与除斥期间是两种不同的法律概念,因此法律设置这两种制度的目的价值也就各不相同,导致这两种制度在实践中所发挥的作用也不尽相同。诉讼时效制度是为了维护新的法律关系,同时否定原来的法律关系。诉讼时效的设置意义是消灭怠于行使的公力救济权,权利人丧失的是实体请求权,也就是胜诉的权利,请求权这一权力本身并没有消灭,消除权利的不稳定状态后,会形成新的秩序。而除斥期间是为了维护原来的法律关系。法律之所以设置除斥期间,其意义在于促使权利人纠正其意思表示中的瑕疵,促使权利人纠正行为中的显失公平,以及促使其确定尚未确定的权利义务关系。除斥期间一旦经过,形成权这一权利本身即被消灭,这一不稳定状态消灭后,并不会形成新的权利义务关系,而是保证原来已经存在的权利义务关系。

 

(五)两者适用的对象不同。适用对象的不同也就是两者客体的不同,也是两种制度最明显的区别。诉讼时效适用于请求权。请求权是指请求他人为一定行为或不为一定行为的权利。但是并不是适用于所有的请求权:排除妨碍,停止侵害,消除危险等物权请求权;人身请求权,但因受损害而要求赔偿的请求权除外;未经授权的国有财产受到侵害的。然而除斥期间适用于形成权。形成权是指权利人得以自己的意思而使法律关系发生变化的权利,如抵消权,撤销权。由此可见,诉讼时效的适用范围远远大于除斥期间,因此,诉讼时效制度被明确规定于民法通则中,而除斥期间只散落存在于各个具体法的具体规定之中。

 

(六)两者的法律后果不同,即效力的不同。对于诉讼时效,各国民事立法的规定有所不同,主要存在实体权消灭主义;诉权消灭主义;抗辩权发生主义等三种立法例。我国《民法通则》诉权消灭主义。即诉讼时效完成后,权利人仅仅丧失掉请求法院保护其民事权利的胜诉权,因此诉讼时效届满后债务人自愿履行的,不受诉讼时效的限制。也就是说,诉讼时效完成后,权利人仍有受领权,虽然不能请求债务人履行债务,但义务人仍然履行的,权利人有权接受。义务人的履行义务也不会因法院没有强制义务人履行义务而消灭,义务人自愿履行的,其履行仍然有效。然而除斥期间届满后,权利人的实体权利本身即被消灭,而且,无论当事人是否主张,法院可依职权主动适用除斥期间的规定,不发生当事人是否认可。在程序意义上来看,若对方当事人以诉讼时效期间届满为由提出抗辩,法院应判决驳回其诉讼请求,而若对方当事人以除斥期间届满为由提出抗辩,法院应裁定驳回诉讼请求

 

(七)两者的计算方式不同。诉讼时效期间属于可变期间,诉讼时效开始后,由于各种情形的出现,可发生时效期间的中止,中断和延长,延长期间较长。而除斥期间属于不变期间,除法律另有特殊规定以外,除斥期间开始后不会因为各种情形的出现而发生中止,中断和延长。即使法律规定可以延期,所延长的时间也较短。

 

(八)两者的法律条文的表述不同。由于两者性质和作用不同,在法条中的表述方式也不同,这是两者比较直观的不同。诉讼时效在法条中一般表述为时效或者某项请求权因多长时间不行使而消灭或不受法律保护;然而除斥期间一般表述为某项权利的存续时间为多长时间或因多长时间不行使而消灭或应与何期间内行使。即诉讼时效法律一般有“诉讼时效期间”字样,除斥期间法条都没有“除斥期间”这一用语出现而是用“逾期……权消灭”、“视为自愿放弃”、“视为放弃”之类用语,散见于我国各种民事立法之中。事实上,我国民事立法对除斥期间的规定繁杂散乱,缺乏统一的文字表述方式,这在一定程度上促使除斥期间与诉讼时效被人们所混淆。

 

(九)两者在是否允许法院主动援引上也存在分歧。诉讼时效的抗辩只能由当事人在诉讼过程中援引,法院不得依职权主动审查;对于除斥期间,从保护权利人角度出发,法院应该依职权主动进行审查,不论当事人是否主张。

 

以上是诉讼时效与除斥期间的几个比较重要且明显的区别,其实两者的区别也不止以上几点。

 

不可否认,我国民事立法中对诉讼时效的规定已经相当系统完整,但是,对于除斥期间的规定却存在不少缺陷,仍然有待于完善。我认为,只有首先在法律条文之中对除斥期间做出明确系统的定义,才能在实践中加以正确运用。

 

 

 五、结语

 

我国民法中规定这诉讼时效和除斥期间这一对相互联系而又极其相似的制度,殊途同归,其目的都是为了维护权利人的利益。因此,我们应该首先在理论上认真正确区别两者概念,以便于更好的把握两者的联系,进而更好的指导司法实践工作,更好的维护权利人的利益,更好的维护社会公平正义。

 

 

 

 

参考文献

【1】 郭明瑞:民法 ., 高等教育出版社 ,2007,8

【2】 王利明著:《民法总则》,中国法制出版社 ,20062

【3】 余海华: 《我国诉讼时效制度之探讨》,       中国知网

【4】 李冬显著:《民法总则》案例重述, 中国政法大学出版社, 20073月

【5】 张 鹏:   《诉讼时效与除斥期间区分标准之再探索》,中国知网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崇宁路50号  邮编:214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