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放入收藏
关键字: 栏  目:
您是第 20407192 位访客
网站首页 无锡法院 新闻中心 法院文化 审判研究 裁判文书 诉讼服务中心 庭审在线 民意沟通中心
阳光执行 媒体聚焦 新闻发布 典型案例 审务公开 青年法官论坛 视频展播 代表委员联络
  当前位置:典型案例

徐飞飞、江涛敲诈勒索案

作者:严海燕  发布时间:2013-09-04 14:38:49


【案情】

公诉机关:无锡市崇安区人民检察院。

被告人:徐飞飞,男,1991年1月27日出生于湖北省阳新县,汉族,初中肄业,原无锡市糖果酒吧员工,住湖北省阳新县王英镇隧洞村徐子学5号。2012年5月31日到案,同年6月7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刑事拘留,2012年7月10日被逮捕。

被告人:江涛,男,1991年4月10日出生于安徽省郎溪县,汉族,初中文化,原无锡市糖果酒吧员工,住安徽省郎溪县凌笪乡汤桥村汤桥31号。2009年1月21日因犯盗窃罪被安徽省郎溪县人民法院判处罚金三千元;2009年8月6日因犯盗窃罪被安徽省郎溪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千元。2012年6月13日被抓获,当日因涉嫌犯敲诈勒索罪被刑事拘留,同年7月10日被逮捕。

无锡市崇安区人民法院经审理查明:2012年2月28日5时许, 艾阿飞(另案处理)与被告人徐飞飞来到与艾阿飞女友龙某某共同居住的无锡市高墩桥旅社210房间,因龙某某不肯开门,两人产生怀疑。随后艾阿飞打电话叫来被告人江涛,徐飞飞则以进房间拿衣服为由骗龙某某开了门。三人进房间后,发现龙某某和被害人沈某某睡在一张床上,另一张床上则睡着陈某某及其女友。艾阿飞、徐飞飞、江涛在沈某某准备开窗逃跑时,对沈某某实施殴打,随后,逼沈某某拿钱了结此事;期间,周骥、杨光先后来到210房间,艾阿飞还拿空热水瓶砸沈某某。沈某某当场凑了现金1350余元、手表二只、苹果牌Iphone4型手机等物,并打电话谎称朋友住院需要钱向其舅舅借款3000元未果。徐飞飞等人认为钱不够,让沈某某写下向艾阿飞借款5000元的借条,并继续向沈某某要钱,陈某某称其放在宿舍的银行卡里还有500元钱,艾阿飞、江涛便带陈某某去拿卡取钱,徐飞飞则拿着放在床头柜上的1350余元现金、手表、身份证等物,随艾阿飞等人一起离开旅社,周骥、杨光则留在旅社。艾阿飞、江涛拿到500元后,带着陈某某返回旅社,随后,艾阿飞、江涛、周骥、杨光离开旅社,临走时杨光拿走了沈某某的苹果牌Iphone4型手机1部(鉴证价格人民币3348元)。综上,被告人徐飞飞、江涛结伙敲诈勒索他人财物共计人民币5198元。

 

【审判】

无锡市崇安区人民检察院以被告人徐飞飞、江涛犯抢劫罪向无锡市崇安区人民法院提起公诉。

无锡市崇安区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被告人徐飞飞、江涛以非法占有为目的,结伙敲诈勒索公民财物,数额较大,其行为均已构成敲诈勒索罪,系共同犯罪。被告人徐飞飞、江涛在共同犯罪中,相互配合,地位作用基本相当,不区分主从犯。被告人江涛系累犯,从重处罚;其还有其他犯罪前科,酌情从重处罚。被告人徐飞飞是自首,依法从轻处罚。被告人徐飞飞、江涛已退出全部赃款赃物,酌情从轻处罚。

无锡市崇安区人民法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二百七十四条、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六十七条第一款、第六十五条第一款的规定,于2013年2月7日做出如下判决:一、被告人江涛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三千元。二、被告人徐飞飞犯敲诈勒索罪,判处有期徒刑十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二千元。

一审宣判后,被告人徐飞飞、江涛未在法定期限内提出上诉,公诉机关也未提出抗诉,判决已发生法律效力。

 

【评析】

在本案审理过程中,对于被告人徐飞飞等人的行为构成何罪,形成了二种不同意见:

第一种意见:徐飞飞、江涛等人以非法占有为目的,当场使用暴力,当场取得财物的行为应认定为抢劫罪第二种意见:徐飞飞、江涛等人虽有一定暴力行为,但使用暴力的目的不是在于取财而更多的是基于被害人与艾阿飞女友睡在一起的泄愤。此后,被告人一方以此为由,主要采用言语威胁的手段对被害人施加精神上的压力,逼迫被害人拿钱了结此事,该言语威胁行为不足以使被害人处于不能反抗,不敢反抗的境地,被告人一方在此情况下当场取得的现金、手机、手表等财物,是在敲诈勒索的犯意支配下所实施的行为,符合敲诈勒索罪的法律特征,应当以敲诈勒索罪定罪处罚。

我们赞同第二种意见。本案从表面上看,被告人一方当场使用暴力,当场向被害人索要到现金、手机、手表等财物,符合抢劫罪的两个当场性的行为方式要求;然而根据刑法理论,轻微暴力亦可成为敲诈勒索罪犯罪手段,所以符合“两个当场”,并不必然构成抢劫罪。此种情况下区分两罪,关键是看暴力的程度及实施暴力、暴力威胁的目的。我们认为,结合本案案情,徐飞飞等人应被认定为敲诈勒索罪,理由如下: 

1、本案中的轻微暴力手段并不具有排除他人反抗以便当场获取财物的主观目的。

首先,本案中被告人一方实施的暴力没有达到一定的严重程度,即没有达到使被害人不能、不敢、不知反抗,属于轻微暴力。

综合整个案件,结合相关证据来看,本案被告人一方实施的暴力,主要是在被害人打算跳窗逃跑的时候,由徐飞飞拉住被害人的头发打了二个巴掌,以及当中艾阿飞拿空热水瓶砸了被害人,所以整个过程被告人一方的暴力只能算是轻微暴力,并没有造成被害人不能反抗、不敢反抗、不知反抗。

其次,本案中被告人一方实施轻微暴力并不具有排除他人反抗以便当场获取财物的主观目的,即不具有抢劫的主观目的。

作为抢劫方法的暴力,是行为人为了排除或者压制被害人的反抗,以便当场占有财物而采取的,如果没有这一故意,不能认定为抢劫罪中的暴力。纵观整个案件,在被害人打算跳窗逃跑时,徐飞飞等人对被害人实施殴打以及当中艾阿飞用空热水瓶砸被害人,行为人的目的主要不在于取财而更多的是针对被害人与艾阿飞女友睡在一起的泄愤。所以,我们认为对被告一方的暴力行为应做客观、合乎实际的分析,应当将此理解为是艾阿飞一方基于一时激愤的伤害行为,而非出于抢劫故意的暴力。

2、被告人一方以轻微暴力当场获取1835元现金、手机、手表等财物是在敲诈勒索这一犯罪故意支配下所为的行为。

首先,分析双方的主观心理:被害人之所以愿意交钱,并非象一般的抢劫案件纯粹因为害怕若不交出财物对方就要付诸暴力,而更多的是因为其认为其与艾阿飞的女友出轨,艾阿飞他们肯定不会放过他,为能脱身,其表示愿意拿钱了结此事。所以,被害人拿出财物主要不是基于对方对其实施暴力,而是基于破财消灾的心理。而被告人一方则是抓住被害人的“短”借机敲诈,是实实在在的借机要挟,是在敲诈勒索的故意下实施的行为。

其次,被告人一方以被害人与艾阿飞女友出轨为由,为泄私愤,采用言语威胁等手段对被害人施加精神上的压力,逼被害人拿钱(先是要3000元,后改为5000元)了结此事,逼迫被害人写下5000元的借条,并当场索要到部分现金、手机、手表等财物,这是在敲诈勒索的犯意支配下实施的一系列行为,当场从被害人处取走现金、手机、手表是为了实现敲诈勒索的目的,此行为貌似符合抢劫罪两个当场性的行为要求,但不应当把这部分分离出来考虑,现金1835元、手机、手表正是被告人一方向被害人勒索钱财的一部分。从主客观相一致的原则出发,本案中当场取得现金、手机、手表不应当单独认定为抢劫行为,而应当将之纳入整个犯罪行为一并评价为敲诈勒索。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崇宁路50号  邮编:214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