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设为首页 | 放入收藏
关键字: 栏  目:
您是第 27972999 位访客
网站首页 无锡法院 新闻中心 法院文化 审判研究 裁判文书 诉讼服务中心 庭审直播
民意沟通中心 阳光执行 媒体聚焦 新闻发布 典型案例 审务公开 青年法官论坛 代表委员联络
  当前位置:典型案例

冒海庆等诉陆熙民等交通事故损害赔偿纠纷案

作者:申 富 军  发布时间:2013-09-04 14:32:35


【案情】

申请再审人(一审被告):冒海庆,男,1978年2月18日生,汉族,居民身份证号码320682197802181135,住如皋市东陈镇山河居十五组1号。

委托代理人:高彬,江苏江花律师事务所律师。

申请再审人(一审被告):南通格林运输有限公司,住所地南通市如皋市东陈镇南东陈居13组。

法定代表人:洪德山,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高彬,江苏江花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申请人(一审原告):陆熙民,男,1970年12月2日生,汉族,居民身份证号码320219197012025836,住江阴市南闸镇泾西村绛下5号。

原审被告:秦卫明,男,1981年4月23日生,汉族,居民身份证号码320682198104231398,住如皋市东陈镇石池村二十九组21号。

原审被告:周新良,男,1967年11月15日生,汉族,居民身份证号码320219671115177,住江阴市青阳镇公园路1号。

原审被告:耿泽伟,男,1976年1月3日生,汉族,居民身份证号码320219197601035792,住江阴市南闸镇南运村耿家村243号。

原审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如皋市支公司,住所地如皋市如城镇惠政西路999号广益大厦3楼。

负责人:缪云龙,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吴媛媛,该公司职员。

原审被告: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江阴市支公司,住所地江阴市延陵路494号401-425室、402-424室。

负责人:杨伟,该公司总经理。

一审法院经审理查明,2009年9月29日3时26分许,冒海庆雇佣的驾驶员秦卫明超载驾驶冒海庆所有的挂靠在运输公司的苏FG2343重型半挂牵引车牵引苏F1452挂重型普通半挂车沿锡澄路由北向南行驶至江阴市南闸镇泾西路叉口,车辆右前角撞到陆熙民的父亲陆海泉(1944年3月4日生,江阴市常住居民)骑行的由东向西过叉路口的电动自行车,造成陆海泉跌地受伤,头西脚东侧卧在公路中心双黄线上,电动自行车倒在双黄线西侧的快车道内。数分钟后,周新良雇佣的驾驶员耿泽伟驾驶周新良所有的苏BD5219轻型厢式货车由北向南经过事发地与倒地的电动自行车相撞,将电动自行车拖出去30米左右。又过约2分钟,一辆小面包车由南向北行驶经过事发地段,碾压到陆海泉腿部后逃逸。陆海泉经送江阴市人民医院抢救时已死亡。

秦卫明在回答公安机关的询问时称:……我车的右前角撞到了电动自行车后轮的右侧,那个骑车人倒在中心黄线上,头西脚东侧卧在那里,电动自行车倒在双黄线西侧的快车道内。大约过了6-7分钟,1辆厢式货车由北向南过来压倒了电动自行车,推出去有30-40米才停下来。再过了1-2分钟,由南向北过来1辆小面包车,压到了那个倒在地上的骑车人。厢式货车没有压到人,小面包车没有碰到电动自行车。……

耿泽伟在回答公安机关的询问时称:2009年9月29日凌晨3时20分许,他驾驶厢式货车装载蔬菜沿锡澄路从江阴到无锡。途经南闸镇泾西路段时,突然发现前方二、三米左右有辆电动自行车倒在快车道内。他马上刹车,厢式货车撞到了电动自行车。停车后发现电动自行车倒在厢式货车车头下卡住了。在厢式货车北侧四、五十米处有个人跌倒在锡澄路中心线附近,头部在道路中心线位置,脚朝东,在中心线东侧快车道内。在人跌地位置的东侧机动车慢车道及非机动车道处,有1辆重型半挂大牵引车头朝南,尾朝西北方向横向在路面上。他想倒车把电动自行车拿出来,但是倒不出来,于是他和同事下车站在驾驶室东侧一点报电话报警。但是电话没有打通。此时(距他驾车撞到电动自行车约三四分钟),当他回头看那个跌在地上的人时,正好看见1辆小客车(小面包车)正沿锡澄路中心线东侧快车道由南向北行驶,小客车左侧车轮压到了那个倒在地上的人,右侧车轮压没压到那个人没有看清楚。然后车减了下速又驾车逃离了事故现场。

目击证人代中梅在回答公安机关的询问时称:大货车撞到电动自行车的经过没有看见。他到现场时,看见1辆电动自行车倒在路中央,电动自行车北面3米左右1个老头头北脚南趴在路上,当时他还想把头抬起来,眼睛已睁不开了,头下面有一滩血迹,1辆红色大货车横跨绿化带停在道路的东侧。这时由北向南过来1辆白色货车压在电动自行车上,将电动自行车向南推出去五六米后停下来。后来由北向南又过来1辆白色小面包车从老头腿部压过,老头也被向南推了2米左右,白色面包车没有停下,马上加速离开现场。从第一次事故发生到第二次事故间隔四五分钟左右,第二次事故到白色面包车压到人间隔2分钟左右。白色厢式货车没有压到老头,只压到电动自行车。……

2009年10月23日,江阴市公安局作出澄公物鉴法(2009)795号法医检验意见书。检验所见:……左颞部软组织肿胀,右颞顶部1处创口,右前额部见表皮剥脱伴皮下出血斑,……右颧部外上方见表皮剥脱伴皮下出血斑,口腔及双鼻腔内沾污血迹,翻动尸体时口鼻腔有血性液体外溢,左外耳道内沾污血迹及凝血块,……胸廓塌陷畸形,两侧胸部扪及多发性多段肋骨骨折,左下胸部在14cm×cm4大小范围内分布多处线条状皮下出血斑,右胸部及右上腹部见散在分布表皮剥脱伴皮下出血斑,……右手背、左大腿中段见散在分布表皮剥脱伴皮下出血斑,右小腿中段胫腓骨扪及骨折,左小腿、左内踝见散在分布表皮剥脱伴皮下出血斑,其余肢体内未及明显骨折征象,其余体表未见明显损伤痕迹。法医检验意见为:死者陆海泉由于严重颅脑及胸腔脏器损伤死亡。

2009年10月30日,江阴市公安局交通巡逻警察大队作出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认为:经调查,该事故中陆海泉的死亡后果是由哪辆车造成的无法查实,根据《道路交通事故处理程序规定》第五十条之规定,出具道路交通事故证明,载明上述事实。

2009年11月18日陆熙民诉至一审法院,要求秦卫明、运输公司、冒海庆、周新良、耿泽伟、人寿财保如皋公司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2009年12月10日,一审法院根据陆熙明的申请,依法追加人寿财保江阴公司为被告参加诉讼。

人寿财保如皋公司为苏FG2343重型半挂牵引车、苏F1452挂重型普通半挂车承保了期限均为2009年5月4日起至2010年5月3日止的交强险,苏BD5219轻型厢式货车在人寿财保江阴公司投保了期限为2008年11月1日起至2009年10月31日止的交强险。

本案在审理过程中,当事人对原告方因交通事故造成陆海泉死亡产生死亡赔偿金280200元无异议。冒海庆已赔偿原告方3万元。冒海庆、周新良均愿意自愿补偿原告方车辆损失1000元。

陆海泉共生育陆熙民、陆秋红两个子女,陆秋红向一审法院表示放弃本案的实体权利,不参加本案的诉讼。

以上事实,有交通事故认定书、驾驶证及行驶证复印件、法医检验意见书、公安机关出具的人口普查登记表、户口本复印件、村委会证明、法医检验意见书、车检报告、交警部门的询问笔录、谈话笔录及原、被告的陈述等在卷佐证。

 

【审判】

一审法院认为,本案的争议焦点是:1、本起交通事故造成陆海泉死亡产生损失的赔偿责任的承担及责任承担主体;2、本起交通事故造成陆海泉死亡产生损失的范围和计算标准。

一、关于本起交通事故造成陆海泉死亡损失的赔偿责任的承担及责任承担主体的问题。

《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七十六条规定:机动车发生交通事故造成人身伤亡、财产损失的,由保险公司在机动车第三者责任强制保险责任限额范围内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机动车与非机动车驾驶人之间发生交通事故,非机动车驾驶人没有过错的,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有证据证明非机动车驾驶人有过错的,根据过错程度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

本案中,人寿财保如皋公司为苏FG2343重型半挂牵引车、苏F1452挂重型普通半挂车承保了交强险,该公司应当在交强险责任限额范围内对原告方的予以赔偿。不足的部分,由机动车一方承担赔偿责任。秦卫明驾驶超过核定载质量的机动车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交通标志、交通标线也没有交通警察指挥的交叉路口时,未减速慢行,确保安全,其违法行为是造成此事故的主要原因。陆海泉被第一辆车辆发生碰撞跌地后未当场死亡,再被另一小面包车碾压,而该车辆逃逸,该逃逸车辆的驾驶员的违法行为也是造成陆海泉死亡的一定原因。耿泽伟驾驶机动车未注意观察路面情况,撞击到因事故倒在地上的电动自行车,应当对原告的车辆损失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陆海泉驾驶电动自行车通过没有交通信号灯、交通标志、交通标线也没有交通警察指挥的交叉路口时,未在路口外慢行或者停车望,让右方道路的来车先行,确保安全,其违法行为是此事故的一定原因。对交通事故的发生具有过错,应适当减轻机动车一方的赔偿责任。据此,一审法院确定由秦卫明、逃逸车辆的驾驶员、陆海泉分别承担该部分损失的70%、10%、20%的赔偿责任。秦卫明是冒海庆雇佣的驾驶员,其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造成他人人身损害、财产损失的,由其雇主冒海庆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但秦卫明具有重大过错,应当与冒海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冒海庆的车辆挂靠在运输公司从事经营活动,发生事故后,被挂靠单位运输公司应与挂靠人冒海庆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二人以上共同故意或者共同过失致人损害,或者虽无共同故意、共同过失,但其侵害行为直接结合发生同一损害后果的,构成共同侵权,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本案中,秦卫明的侵权行为并没有造成陆海泉的当场死亡,小面包车驾驶员驾车压到陆海泉时,陆海泉还活着。秦卫明与小面包车驾驶员的侵权行为直接结合造成陆海泉死亡的结果,故而构成共同侵权,应当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但因小面包车驾驶员逃逸,尚未查清其身份,原告表示对逃逸小面包车驾驶员在本次事故中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不要求其他被告连带赔偿,是其真实意思表示,不违反法律、法规的相关规定,一审法院予以准许。

二、关于原告方因交通事故造成陆海泉死亡产生的损失的范围和标准问题。

首先对当事人双方无异议的死亡赔偿金标准,一审法院予以确认,其次,对当事人有争议的损失:

1、丧葬费。根据相关规定确定为15833.50元(31667元/年÷2)。

2、精神损害抚慰金。陆海泉因交通事故死亡,给原告方造成了严重的精神痛苦,侵害方应当赔偿相应的精神损害抚慰金。一审法院结合本案赔偿义务人承担责任的经济能力以及受诉法院所在地的平均生活水平等因素,酌情认定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

3、受害人亲属处理丧事的交通费、误工费。原告为处理陆海泉的丧葬事宜,确已造成一定的交通费、误工费损失,一审法院根据本案的实际,酌情认定交通费1200元、误工费1200元。

4、受害人亲属处理丧事的住宿费。庭审中,原告未提供该项损失的相关证据,对其该部分诉讼请求,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5、被扶养人生活费。陆海林是陆海泉的兄弟,不是陆海泉的法定被扶养人,故对原告主张的陆海林的生活费,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6、财产损失。原告方虽然主张电动车损失4000元,但未提供相应证据。冒海庆、周新良自愿补偿原告车损各1000元,一审法院予以准许。对原告主张的其余财产损失,一审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原告方因交通事故造成陆海泉死亡产生的损失为:丧葬费15833.50元(31667元/年÷2)、死亡赔偿金280200元(18680元/年×15年)、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受害人亲属处理丧葬事宜的误工费1200元、交通费1200元,共计348433.50元。

据此,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法通则》第一百一十九条、第一百三十一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第二十二条、第四十四条、第四十八条第一款、第七十六条,《中华人民共和国道路交通安全法实施条例》第六十九条第二款,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人身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三条、第十七条第三款、第十八条、第二十七条、第二十八条、第二十九条之规定,判决如下:一、陆熙民因交通事故造成陆海泉死亡造成的损失348433.50元。由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如皋市支公司赔偿22万元(包括精神损害抚慰金5万元);由冒海庆赔偿89903.45元,扣除已赔偿的3万元,尚应赔偿59903.45元;中国人寿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如皋市支公司、冒海庆均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履行完毕。二、南通格林运输有限公司、秦卫明对冒海庆在本案中的赔偿责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三、冒海庆、周新良分别于本判决发生法律效力之日起10日内各支付陆熙民车辆损失1000元。四、驳回陆熙民的其余诉讼请求。

一审判决生效后,冒海庆、格林公司申请再审称:一审法院认定事实清楚,划分责任恰当。冒海庆、格林公司支付了赔偿款后,向人寿财保如皋公司申请商业三者险的理赔,被其以一审法院适用法律错误而遭拒赔,致使冒海庆、格林公司的合法权益得不到法律保护。依据《江苏省道路交通安全条例》第五十二条、江苏省高级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交通事故损害赔偿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意见(一)》第十条的规定,无论逃逸车辆是否投保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以下简称交强险),均应在损失中扣除该车辆的交强险或相当于交强险限额的份额。另在陆熙民对逃逸车辆在本次事故中应承担的责任不要求其他责任人连带赔偿的情况下,理应认定放弃对逃逸车辆应该承担的包括交强险限额在内的赔偿责任。一审判决适用法律错误,未能将逃逸车辆的交强险予以扣除。冒海庆、格林公司仅应承担赔偿责任为(348433.5元-330000元)×70%=12803.45元。冒海庆、格林公司已经垫付了3万元,陆熙民应退还冒海庆、格林公司17196.55元。故一审判决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六)项的规定,请求撤销一审判决第一项、第二项,诉讼费用由陆熙民承担。

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经审理认为,格林公司与人寿财保如皋公司之间的商业三者险纠纷,与本案没有关联,本院不予理涉。一审中,陆熙民表示对逃逸小面包车驾驶员在本次事故中应当承担的赔偿责任不要求其他被告连带赔偿,不能就此认定陆熙民放弃对逃逸车辆应当承担的包括交强险限额在内的赔偿责任。再者保险公司承担交强险是基于和投保人之间保险合同关系,且交强险是法律规定的强制责任保险,无论投保人的过错多寡均需承担,保险公司在交强险限额内做出赔偿后,仍有不足的部分,由各责任主体依照自身的过错程度承担赔偿责任。本案中,由于逃逸车辆无法确定,其投保交强险情况不明,交强险范围内责任承担主体也无法确定,若在逃逸车辆投保交强险情况不明的情况下扣除该车交强险范围内的责任限额,将有损受害人的利益,违背保险法的立法本意和及时填补损失的原则。故为了及时填补受害人损失,从保护弱者原则出发,本案人身损失中未扣除逃逸车辆交强险范围内的责任限额并未违反法律规定。冒海庆、格林公司的再审申请不符合《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九条第一款第(六)项规定的情形。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八十一条第一款之规定,裁定如下:驳回冒海庆、南通格林运输有限公司的再审申请。

 

【评析】

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条例开宗明义规定其目的是为了保障机动车道路交通事故受害人依法得到赔偿,机动车交通事故责任强制保险是为了保护受害人的利益,其规定的内容不应该成为受害人利益填补的障碍。

本案中,在逃逸汽车无法确定的情况下,由于其投保交强险情况不明,交强险范围内责任承担主体也无法确定,有人认为应由其他肇事车辆先承担交强险后再来分担该损失,待逃逸车辆找到后,再行追偿权。这样处理似乎对其他肇事车辆不公平,故也有人认为按照交强险一般的处理方法,应该先扣掉包括逃逸车辆交强险在内的交强险再行分担损失。预扣不预扣逃逸车辆交强险涉及到向逃逸车辆主张的追偿权由谁享有,享有追偿权就意味着要先付出代价,故上述两种观点归根结缔是先满足谁的利益,优先保护谁的利益?从社会整体公平角度来讲,受害人相对肇事者来说,其属于弱者;在交通事故损害中利益损失相比较,受害人的损失要更大;从过错程度看,受害人的过错往往要低于肇事者,故受害人应该受到比肇事者更大的利益保护,从社会整体利益考量,应该优先侧重保护受害人的合法利益,故不先预扣逃逸车辆交强险的观点更为合理,这样受害人的合法利益可以及时得到赔偿。至于其他肇事车辆的利益,其他肇事车辆及投保的保险公司对于超过自己应该承担的部分可以向逃逸车辆进行追偿,其虽然先付出了代价,但其获得了追偿权,其合法利益也得到了考虑。这种处理方式符合交强险条例的宗旨,也更有利于社会整体利益的平衡。

第1页  共1页
关闭窗口
江苏省无锡市中级人民法院
地址:江苏省无锡市崇宁路50号  邮编:214002